第55章 儒杀案(卅二)小姐饶命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2020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范小舟讲完这个故事,自己内心也有点痛苦。

哥哥韩伯当,比弟弟韩叔平的人品要好的多,才学大、有风骨,和自己的第一面,五芳楼外,还为自己被恶奴拦路暴打不平。或许,那也是为自己找到了杀死他恋人真凶的一种补报吧。

秦升十分认真地听着,随即,目光转向了韩伯当。

韩伯当干笑了两声:“豆汁儿高僧,你真的很能想象。”

这次,范小舟还没有说话,秦升却有点按奈不住了:“韩大少爷,究竟他是不是想象,我想,我们都有必要去你家里一趟吧,当然,也应该先搜搜你的身。毕竟,凤头金簪,还有其它一些证物,很有可能在你的身上,或者你的家里。”

韩伯当面色变得阴郁,没有说话。

范小舟拦住神捕大人的话头儿道:“大人,其实,不用那么麻烦,你可以让韩公子,也喝一杯热茶,再写几个字给我们看看。”

秦升顿时哈哈大笑起来,这小和尚,鬼点子真多。

“不必了。”这回说不必的,是韩伯当。他习惯性地抬抬左手,问道:“豆汁儿高僧,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破绽的呢?”

“其实,原因有很多了。首先,从黄小姐被杀时,我就感觉那个韩伯当有点不对劲儿。他没有书生的风骨,似乎也没什么实学。我想,黄小姐冰雪聪明,应该不会喜欢上那样一个人。但,所有的人,都认为他就是韩伯当,这就让人很奇怪。其次,去完金押当铺之后,韩伯当明明已经直接进了五芳楼,可我在后院又看见韩伯当跳墙而入,这有点矛盾。似乎,要有两个韩伯当就更为合理了。”

“你也是从那颗树上跳下来的?”韩伯当大出意料。

“是啊,只是我的技术实在一般,摔的够呛。不像韩公子你,一定是闻鸡起舞,练过功夫吧。”

韩伯当点点头,又摇摇头,显得有些惭愧。本来,要做一个文武双全、报效国家的大英雄,现在可好,倒成了违反国法的杀人犯。人生,令人唏嘘啊。

“那你又怎么确定,我就一定是凶手呢?”

“其实,当你出现,确认了两个韩伯当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观察你了。你,一直用的是左手。而刚才,你掏出手绢儿擦汗,依然用的是左手。而那个掉下来的手绢儿,上面的题字,正是黄小姐笔迹提写的月英两个字。不久前,黄府杀人案中,我是看过黄小姐字体的。”

“你的记忆力真好。”韩伯当苦笑了一声,仰天长叹道:“月英,月英,你亲手送给我的手绢儿,反倒成了我被发现的最大证据,这是冥冥中的天意,还是你想我了,想让我到地下去陪你?”

话到此处,韩伯当的手里,猛然间多了一把凤头金簪!

秦升刚要喝止,可已经来不及了,韩伯当左手的凤头金簪,瞬间刺向了自己的心脏!

电光火石之间,就听当的一声,一枚暗器,已经击飞了韩伯当手里的金簪!

出手的,正是五芳楼第一花魁,紫云姑娘!

神捕大人来不及诧异,飞身上去制住了韩伯当,生怕他再寻什么短见。真的不能再死人了,永安县最近的事情太多了。一支小小的金簪,已经杀了四条人命,难道还要有第五条吗?

韩伯当的脸上,露出了凄惨的笑容,叹道:“为什么,为什么连死都不让我死。”

一时间,失去恋人的痛苦,杀害同卵胞弟的自责,戕害无辜人性命的愧疚,一起涌上这位韩大少爷的心头,化作痛苦的泪水,漱漱流下。

就在韩伯当生无可恋之时,却听紫云姑娘缓缓吟道:

——轻风徐,细雨倾。

——绿竹伞下伊人,默语对长汀。

——箫声涕,笛声泣。

——咫尺天涯书生,萋萋满别情。

莺声慢慢,紫云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韩伯当。这才是自己那位神交已久的梦中情人,真的是造化弄人啊。

和紫云妙目中似水般温柔的目光这么一对,韩伯当心头猛然一热,难道说,像我这样一个杀人犯,还有人记挂着我?

存在,即是合理。

每个人的存在,都有他应有的价值。

……

范小舟回到西桥客栈的时候,身心都有点疲惫,索性直接休息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又是一碟熟悉的茴香豆。

那味道,很好。

十缺让自己不要早于两天回去,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还有希望员工多出几天差的?好在,现在也已经两天多了,这就回去吧。

虽然十缺师傅对自己不好,还有个暗中监视自己的油条大师兄,但那里,毕竟还有胖乎乎、可爱的二师兄。虽然那里是一座寺庙,却真有了家的感觉。菜地、炉灶、寮房,甚至厕所和便盆,还都等着自己侍弄呢。

嗯,就是不知道师傅会怎么处理自己没有接好头这件事。

范小舟会了店房账,这就离开了西桥客栈。

他前脚刚走出去,后面转出一个奔头儿小身子板的脏和尚来,娘娘地道:“这小子,又被他得意了一回。”

那西桥客栈的掌柜的一听,笑笑道:“您这算是嫉妒吗?”

“住嘴!还差点忘了惩罚你,居然敢说我是你的贱内,看我在爹爹面前怎么告你一桩!”

那掌柜的一听,吓得赶紧作揖,求饶道:“小姐,饶命啊!”

“少啰嗦,赶紧,继续下一步行动!”

PS: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